?
    最牛資源
    史上最好廣告
    當前位置: 史上最牛 > 熱門資源 >

    萬古蛇妖顯靈娶親的故事,這個是真的嗎?

    2018-11-22 00:52 來源于:未知
    熱搜標簽:
    史上最牛網導讀: 蛇是一種非常復仇的動物,它非常冷血。這個故事告訴下面的每個人都是古老的蛇和惡魔表現出他們的精神。讓我看看我。 李老漢是蓮花村的菜農。這個家庭有30英畝的土地,還有一個

    蛇是一種非常復仇的動物,它非常冷血。這個故事告訴下面的每個人都是古老的蛇和惡魔表現出他們的精神。讓我看看我。

    萬古蛇妖顯靈娶親的故事,這個是真的嗎?

    李老漢是蓮花村的菜農。這個家庭有30英畝的土地,還有一個果園。果園里有許多柑橘樹和桃樹,它們過著豐富舒適的生活。

    李老漢有兩個女兒,大女兒是芳芳,第二個女兒是婷婷。方芳已經二十八歲了,看起來很好看,看起來很苗條,但美中不足的是,她的臉頰和鼻梁都覆蓋著不均勻的小坑。從遠處看不出任何東西,但看起來很不舒服。 。正是由于這種缺陷,李老漢才盡力給方方一條紅線。他想找一個好家庭娶她,但每次與男方父母會面時,他都會被拒絕。第二個女兒婷婷比方芳小四歲,她很年輕,婷婷的外表很迷人。她的水汪汪的眼睛,豐富的嘴唇,白皙的皮膚,炙熱的身體可以說是整個蓮花村。所有人的夢想愛好者。然而,婷婷的愿景遠遠高于她的大姐方芳。任何想要嫁給她的男人不僅要處于有利位置,而且家里還有一幢三層高的建筑,可以拿出30萬元。向親戚提供禮物。在那個村子里,只有一個人能夠滿足婷婷的高要求。那是趙二虎,但趙二虎去年開了一條路,因為賭博欠他人10萬元。到目前為止,仍然沒有他的消息。李老漢整天皺著眉頭,為這兩個女兒的婚姻辯護。
     

    有一天,李老漢和往常一樣在自家的田里種菜,突然,從不遠處的山頭刮來一陣黑色的旋風,把李老漢刮走了,他一時驚慌失措,就暈了過去。過了不知多久,李老漢的背部突然被腳踢了幾下,他猛地醒了過來。李老漢發現他躺在一個山洞里,面前站著一個身高八尺,體格健壯的男子。那男子大吼一聲:“老頭兒,快睜開眼睛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誰。”李老漢被那男子的吼聲嚇出了一身冷汗,膽怯地對他說:“請您留老身一條性命,放我回去,我一定不會虧待您的。”那男子呵呵大笑道:“我已經孤身一人在這個山頭生活數年了,天天過著與鳥獸為伍的日子,卻從未嘗過做凡人的滋味,你要我放你回去倒是可以,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,聽說你有兩個女兒,其中有一個女兒叫婷婷,貌美如花,你只要肯把那個叫婷婷的女兒許配給我為妻,我就放你一條生路,否則,嘿嘿…”

    還沒等李老漢答話,突然一陣刺眼的光猛地照射過來,李老漢的雙眼感到火辣辣的疼,他用手揉了揉雙眼,仔細一看,眼前的那個身強力壯的男子瞬間變成了一只六米來長的巨型毒蛇,那只毒蛇渾身布滿了銀色的鱗片,鱗片上還有黑色的斑點,那只毒蛇張開嘴,露出四顆尖牙,一邊吐著舌頭,一邊惡狠狠地對著李老漢說:“你若不答應我的要求,我就吃了你。”

    李老漢看見那男子竟然是一只蛇妖變成的,并且那只蛇妖現出原形后,面目十分猙獰。他嚇得連忙用手擋住臉,縮成一團,臉上冒出豆大的汗珠。李老漢吞吞吐吐地對蛇妖說:“好,好,我答應你,我這就回去跟我的女兒婷婷商量。”蛇妖狡黠地笑了一下,然后說:“為了防止你變卦,我和你一起去,你應該沒意見吧。”李老漢尷尬地笑了一下,沖著蛇妖擺了擺手,說:“沒事,我不介意的。”

    于是,李老漢帶著蛇妖來到了他的家。一進家門,大女兒芳芳一聽到父親的腳步聲,急忙從房間里走出來,說道:“阿爹,你今天怎么回來得這么晚???”還沒等到芳芳說完,眼前站在李老漢邊上的那個體格健壯的男子立刻吸引了她的眼球,她愣愣地站在李老漢和蛇妖的面前,像是丟了魂魄一樣。

    李老漢喊了芳芳幾聲,芳芳才回過神來,她叫了聲阿爹,然后伸出手笑著對蛇妖打了個招呼,并說:“你好啊,帥哥。”李老漢連忙對蛇妖介紹道:“這個是我的大女兒,叫芳芳,芳齡二十八,她不但賢惠,還挺勤快的,做飯菜的水平也是一流的。”蛇妖向她打招呼道:“你好,我姓王,剛從外鄉過來這里見一位老朋友,剛好我這個朋友是你父親的???,在下能見到小姐,也算是修來的福份啊。”

    “哪里的話?”芳芳“撲哧”一聲用手捂著嘴笑了起來,蛇妖看見她笑了,自己也跟著她樂呵呵地笑了。芳芳連忙對阿爹說道:“阿爹,天氣這么熱,你們一路回來也挺辛苦的,我泡一壺茶給你們解解渴吧。”說完,芳芳轉身走向房間里取茶葉,而蛇妖的目光卻一直停留在芳芳的身上直到她走進房間里。等到芳芳走進房間里,李老漢把嘴靠到了蛇妖的耳邊,輕聲問道:“你覺得我的大女兒怎么樣?”

    蛇妖笑了一下,然后說道:“可以,挺不錯的,既溫柔賢惠,又懂得體貼人。”李老漢聽完蛇妖的評價后,也滿意地笑了笑。這時,蛇妖又問李老漢道:“你的二女兒呢?也請出來讓我看看?”于是,李老漢對著里屋叫了一下:“婷婷,家里來客人了,出來招呼一下。”過了許久,還是沒有人回應。李老漢又喊了兩聲:“婷婷,出來一下。”房間里還是沒有人回應。李老漢連忙走進婷婷的房間,看見婷婷正愁眉苦臉地坐在床上,給衣服繡花。李老漢連忙上前拉了拉她的手,婷婷甩開他的手,并說道:“我知道又是要相親了,我現在還沒考慮這些。”李老漢這時坐在婷婷的身邊,把手搭在婷婷的手背上,無奈地說:“你爹現在面臨著生命危險,別無選擇。”

    婷婷急忙問李老漢道:“什么事情這么嚴重?”李老漢低下頭,嘆了口氣,對婷婷說道:“爹實話跟你說吧,我早上在菜地里干農活時,被一陣風給卷走了,醒來后才知道是被一只蛇妖給抓住了,那蛇妖向我提出了一個要求,說是要我把我的二女兒嫁給它,我沒答應它??墒撬鼌s威脅我說,我若不把二女兒許配給它為妻,它就會吃了我。我現在進退兩難,我很是舍不得你這個寶貝女兒到蛇妖那兒去受苦,所以很是煩惱。”

    李老漢把話說完后,婷婷沉默了一陣,然后拉著李老漢的手說道:“爹,我知道您把我和姐姐從小撫養大很不容易,為了保全您的性命,我愿意委屈自己嫁給蛇妖為妻。”李老漢又問了女兒婷婷一句:“那你能受得了苦嗎?爹這是放心不下你啊。”李老漢說完,看著長得又白又嫩的女兒婷婷,皺起了眉頭。婷婷緊緊地抱著李老漢,一邊哭著一邊說:“爹,為了保全您的性命,我心甘情愿。”聽到婷婷說的這句話后,李老漢也失聲痛哭起來。

    李老漢拉著婷婷的手走出了房間,那蛇妖此時正坐在廳堂里喝著芳芳沏好的茶,它一看見婷婷低著頭向它走過來,立即激動地從椅子上站起來,三步并作兩步地走上前去,向婷婷問候道:“二小姐,幸會幸會。”這時,婷婷抬起頭來,甩了一下額前的頭發,笑著對蛇妖說:“你好呀。”蛇妖一看這婷婷果真有閉月羞花之貌,且面色紅潤,她的身材,宛如玉雕琢出來的。她那雪白的肌膚,迷人的臉龐,婀娜的身姿和一襲飄飄長發,使得蛇妖的心里不禁泛起了一陣陣的漣漪,讓那蛇妖幾乎都要拜倒在她的裙下。

    蛇妖色瞇瞇地盯著婷婷看了許久,它的嘴卻一直張著忘了合上,婷婷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一籌莫展的李老漢,笑著迎上去,對蛇妖說:“帥哥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蛇妖這時兩眼發光,立即單膝跪地,并拉起了婷婷的手吻了一口,然后對婷婷說道:“鄙人姓張,年方二十五,家住葫蘆鄉,家里做的是布匹生意,如果小姐不嫌棄在下的話,我愿意帶你到我的家鄉走一走。”婷婷和李老漢對視了一下,然后欣然應允了蛇妖的請求,蛇妖美滋滋地牽著婷婷白嫩嫩的手一同走出了家門。這時,李老漢回頭一看,發現那蛇妖已經帶著婷婷化作一團黑煙消失在了遠處。

    大約過了半個月,李老漢正一個人皺著眉頭坐在廳堂里喝著茶,突然,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牽著一位身著綢緞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走進了他的家門,李老漢一看,是蛇妖帶著婷婷來了,婷婷的手里還拿著一個木箱。婷婷撲進了李老漢的懷里,然后說道:“半個月沒見了,爹你還好嗎?”李老漢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也很想你。”婷婷連忙打開木箱,里面全是珍珠項鏈、黃金和綢緞之類的珍寶。李老漢說:“我的女兒,你可真讓我長見識了,我活了大半輩子,從來都沒有見過這么貴重的寶貝啊。”

    婷婷對李老漢說:“這是張先生的聘禮,我們已經商量好了,準備在這個月的農歷二十三日結婚,希望您和姐姐能夠準時出席我們的婚禮。”

    一轉眼半個月過去了,李老漢和大女兒芳芳如期參加了二女兒婷婷與蛇妖的婚禮,婚禮在蛇妖的住所舉行。當李老漢和芳芳來到蛇妖的住所時,立刻被這幢別致而大氣的三層洋樓吸引住了。這幢洋樓一共三層,且四面都刷上了白漆,洋樓的房梁是用杉木搭建的,四面的墻壁用白玉砌成,房頂則是用金磚搭建而成,遠看這幢樓十分耀眼奪目,讓人羨慕不已。李老漢和芳芳走進洋樓內,酒宴早已擺好,而房間里隨處可見的黃金、綢緞和象牙更是數不勝數。

    婚宴開始了,在婚宴上,龍蝦、鮑魚之類的山珍海味更是讓李老漢和芳芳大飽口福,贊不絕口。蛇妖此時滿面紅光,神采奕奕,它的新婚妻子婷婷臉上也洋溢著幸福的微笑。蛇妖和婷婷這對新人把酒杯斟滿,并高舉酒杯,向李老漢和芳芳敬酒。蛇妖笑著對李老漢說:“我年幼的時候被父母遺棄在荒山上,天天靠著吃野草充饑,靠飲雨露止渴的日子,后來幸虧得到了一只母銀環蛇的喂養,才活了下來。我也常常盼望著擁有正常人能享受得到的幸福,而如今,我最終如愿以償,娶了一個如此貌美的女子為妻。我要感謝您賜予了我這么美麗又善良的妻子,讓我同時收獲了財富與愛情。”說完,它和李老漢碰了碰酒杯后,把酒一飲而盡。

    蛇妖又把酒杯斟滿,向芳芳敬酒,并說道:“從今以后你就是我姐了,對了,我有一個朋友,也是同村的,在村里的藥鋪里抓藥,改天我給你做個媒,帶你去認識認識,行不?”芳芳卻笑著推辭說:“妹夫的好意我心領了,我已有了心上人,謝謝了。”說完,兩個人相互碰了一下酒杯,芳芳和蛇妖也痛快地把酒一飲而盡。不一會兒,芳芳突然臉色一變,對大家說道:“我的身體有些不大舒服,不好意思,我先回去了,你們玩得開心點哦。”說完,芳芳就轉身離去了。

    大約過了一個月后,蛇妖到外地去進一批布料用以補充貨源,要一個星期后才會回來。蛇妖離開后的第二天,婷婷回了趟家,告訴了李老漢和芳芳蛇妖出遠門的事。這時,芳芳對婷婷說:“我想到你那住兩天可否?”婷婷笑瞇瞇地說道:“沒問題,多住幾天也無妨。”芳芳回過頭對李老漢說:“爹,妹夫這幾天不在家,我看婷婷這幾天一個人也挺寂寞的,我們姐妹也好久沒有見面了,我過去住兩天,陪陪她,可否?”婷婷也問李老漢說:“要不,爹你也搬過去住兩天吧。”李老漢揮了揮手說:“不用了,你們去吧。”芳芳笑著對李老漢說:“那我們先走了,爹你這幾天要好好照顧你自己呀。”李老漢說:“你們去吧,我這兒沒事的,放心。”婷婷帶著芳芳來到了蛇妖的三層洋樓里,婷婷給芳芳選了一間主臥,然后對她說:“衣柜里有好多衣服,抽屜里有胭脂、香水什么的。”

    芳芳打開衣柜,里面有幾件綾羅和綢緞制成的夏裝,還有幾件貂皮制成的冬裝。那衣柜是用沉香木制成的,十分珍貴。芳芳興奮地對婷婷說:“我給你做一頓豐盛的晚餐,可以嗎?”婷婷也高興地說:“太好了,好久沒嘗姐姐的手藝了。”

    晚上,在芳芳的細心準備下,一桌豐盛的飯菜呈現在了婷婷的面前,有糖醋魚、宮爆雞丁、紅燒排骨等。姐妹們共進晚餐后,坐在一起敘舊。就這樣,在不知不覺間,這個夜晚就過去了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芳芳醒來后看見婷婷正坐在床邊梳頭打扮,并涂上口紅。芳芳躺在床上笑著對婷婷說:“你好美呀,你比我要美上十倍呢。而且,你出嫁之后還多了一個習慣,就是每天起床之后都要梳妝打扮。”婷婷轉過頭,看著躺在床上一臉羨慕的姐姐,說道:“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嘛。盡管這樣,我還是不會忘了你這個親姐姐的。”芳芳對婷婷說:“是嗎?如果真是這樣,那我就要謝謝你了。妹妹,你打扮得這么美,我帶你到后院的那口井邊照上一照,這樣,你也可以親眼目睹一下自己的美貌了,這樣不是更好嗎?”芳芳說:“好啊,姐姐,我們走吧。”

    芳芳和婷婷一同來到后院里的那口井邊,婷婷把頭伸到井口照了一會兒。在井水的倒映下,婷婷果然看到了她的美貌,于是她對著井水里的倒影微微一笑。這時,井水的倒影里又出現了一張新的面孔,那就是芳芳的臉。此時,婷婷在倒影里看見芳芳面露兇光,惡狠狠地盯著她。還沒等婷婷回過頭,芳芳一使勁,就把婷婷推入了井里。只聽見“撲通”一聲,婷婷落入了水中,她大聲地向芳芳呼喊道:“姐姐,姐姐,快救我啊,我對你那么好,你為什么要害死我?”

    這時,站在井邊的芳芳笑著對婷婷說:“正是因為你長得太美了,你奪走了我的幸福。為什么你憑著這張臉就能享受到這一切榮華富貴,而我卻不能擁有這一切?只有你死了,我才能擁有這一切幸福,哈哈,再見了,我的好妹妹。”芳芳說完對著在井水里不停地掙扎的婷婷揮了揮手。婷婷在井中掙扎了一陣,就漸漸地沉入了水底。芳芳走進婷婷的房間,挑了一件綢緞的衣服穿上,一個人坐在房間里。

    過了幾天,蛇妖又回到了家里。蛇妖一走進房間,看見芳芳背對著它坐在床頭,它過去把芳芳緊緊地抱在懷里,一邊親吻著她的脖子,一邊說:“我親愛的寶貝,幾天不見,我想死你了。”這時,蛇妖對著她的臉仔細一看,連忙說:“哎,怎么是你,芳芳?”芳芳連忙撒謊道:“不是,我是婷婷,我前兩天出去集市上逛了逛,回來的時候一不小心摔了個跟頭,臉被砂石磨了一下,流了好多血。我急忙用清水沖洗了一下傷口破皮的地方,然后用紗布包扎了一下,用不了多久,傷口恢復了,臉上卻留下了一塊又一塊的小洞,很是難看。”蛇妖聽后,沒有識破芳芳的謊言,它嘆了口氣說:“原來是這樣,那你以后出門要小心點。”

    沒過多久,李老漢就因病去世了,而芳芳仍然瞞著蛇妖,一直住在它的住所里,穿著綾羅綢緞,吃著山珍海味,晚上蓋著蠶絲被睡覺,成為了蛇妖心目中的那個婷婷,芳芳以為她的陰謀就此得逞了。

    又過了半個月,芳芳一大早正在房間里打掃衛生。不知從哪兒飛來了一只鳥,停在了窗戶邊上,那只鳥對著芳芳不停地罵道:“你這個遭雷劈的東西,為了滿足私欲,霸占了人家的丈夫,連自己親生妹妹的命都要害,你若不搬走,我便一直糾纏著你,讓你痛不欲生。”這只鳥很明顯是婷婷死后變成的,婷婷死后為了報仇,她的冤魂一直留在這幢洋樓里,并伺機尋找機會復仇。芳芳知道是婷婷投胎成鳥前來罵她,怒不可遏地拿起柴刀向那只鳥劈過去,那只鳥被砍傷落在了地上,芳芳立即上前狠狠地踩了一腳,把那只鳥給踩扁了。

    當天晚上,蛇妖的房內不時傳出“還我命來”的哭泣聲與哀號聲。第二天一早,蛇妖起床后,發現芳芳不見了蹤影,它急忙下樓去找。當它走到一樓廳堂正中間時,竟然發現芳芳用白布把自己吊死在了廳堂的大門口。


    網友評論
    說點什么好
  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推薦文章
    ?
    河南快3